当前位置:永利国际网站

民营油站屡破批零价差400元禁令

2019-06-17 网站地图 :185รอง

  民营油站屡破禁令 发改委模糊定价仍存硬伤

  黄杰

  涨价虽已成行,但降价如影相随。

  7月7日,占据长沙批发环节70%以上市场的中国石油中国石化成品油批发环节,开始降价100元/吨进行市场促销。此前,成都、昆明、南昌、合肥、浙江、福州等地,成品油批发环节均出现每吨200元~500元的降幅。更具讽刺意义的是,同样具有炼化能力的山东地方炼油厂(简称“山东地炼”),批发价更是比两大石油公司便宜1000元/吨。

  比批发环节降价潮来的更早一些的是大量民营加油站屡屡破禁:6月30日国内成品油价格每吨大涨600元之始,成品油促销大战就一直在热闹上演。

  为什么既不掌控定价权,又无市场主导地位,且作为空间及影响力都非常有限的民营油站敢于屡屡破禁,它们打破发改委规定400元批零价差的动力来自哪里?这些二等公民的策反力量会否进一步推动中国成品油价改更深入?

  发改委能源局一位不具名人士称,国内油价改革于5月8日《石油价格管理办法(试行)》破冰以来,新的机制仍然没有完全解决成品油定价中各个环节的占比问题,这意味改革仍将继续。而发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源经济与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高世宪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诠释说,油价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更不可能一劳永逸,故预计现阶段仍受诟病的油价改革还会节节深入。

   “二等公民”犯禁:高库存的秘密

  江苏省无锡市江海高架下的一家民营加油站,总是喜欢站在发改委涨价的对立面做事。本次亦然:发改委涨价令出,但该油站93号汽油的标价为5.88元/升,仍比两大石油巨头在无锡的5.98元/升的统一零售价便宜了0.1元。

  河北遵化市的民营油站老板张振中也在遵循低价促销的逻辑。“经济危机让销路不畅,民营站唯有降价促销,才可能拉动资金流转速度”。张振中说,成品油属于高速流转的危险物资,发改委规定批零价差为400元/吨,意味零售环节可赚取7%~8%左右的利润,即便每吨降价一两毛,总的利润水平也在5%以上,而此时,谁能通过促销把流量做上去,自然就是最大赢家。

  更多的民营油站老板愿意将自己称为二等公民。陕西咸阳的惠老板就说,民营和外资合资加油站虽然屡屡挑战两大油企的涨价预期和控盘能力,但事实上,前者一无成品油生产能力,二无终端价格影响力,大家所做的事情,更多还是“趁现在行情好,通过高流转多赚几个钱。”事实上,民营油站降价的一个主要动力,还在于成品油批发价时常在搞促销,“源头拿货价格每吨下浮100元,体现到终端,我们自然也会降个一两毛。”惠先生称,这样一来,批零价差实质还是保持在300~400元的水平。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从中国石化炼油事业部获知,二等公民所面临的抉择,对中国石化此类行业巨无霸而言同样存在。“高库存压力非常大,仅中国石化库存目前就在700万吨以上,加上中国石油以及延炼、山东地炼,估计总库存在1000万吨以上。”该事业部一不具名人士称,这也是批发环节促销行为的动力,只有流转速度快了,库存才会下降,炼厂的生产负荷也才会尽可能提高。

  可供佐证的是,3月初,工信部部长李毅中公开称2月底全国成品油库存高达1400余万吨。而其时,全国成品油促销战处处上演,最终发改委却宣布蹊跷涨价。

  高世宪认为本轮油价改革时,发改委确定管制油价上限而放手下限,就是为油价逐步市场化铺垫道路。但为何民营外资油站都在促销,而两大巨头旗下油站却继续享受国家上限福利,“更多原因可能在于区域差异,以及两大巨头的高额市场占有率”。

   涨价再受诟病:油改亟待深化

  6月30日涨价600元,相当于油价直线上涨10%。

  但为什么涨?显然,“以近22个工作日国际原油价格涨幅远远超过4%”为由,这个理由过于简单,更让人不能信服的是,本次大涨10%,其中哪些部分属于补贴油企亏损,哪些属于燃油税部分,哪些又属于填补以前造成的历史亏空部分,……一切都是一头雾水。

  从批零渠道看,5月8日启动的《石油价格管理办法(试行)》,已经将批零价差锁定为400元/吨,说明零售环节无从得益。

  公开资讯显示,自2009年1月1日与成品油价格捆绑式开征的燃油税,实施固定税率,即汽油每升消费税单位税额为1元,而柴油为0.8元,这意味着国家税务总局没有宣布燃油税率调整的此时,本次油价大涨10%与燃油税无关。不过,由于高达13%以上的企业增值税会随油价自然调高,则意味本次大涨600元中有至少80元转化为增值税。

  “答案非常浅显,只有拥有炼化能力的石油巨头才可能支配剩余520元以上的好处。”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是油价暴涨后第一个站出来指责发改委模糊涨价的行业专家。“我对全球主要国家的油价改革机制与形成机制进行了完全对比,没有一个国家的成品油炼化成本与石油公司的利润水平如此隐蔽。”

  “撰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不能“水涨船飞”》),在于想倒逼官方尽快将成品油成本明晰化。”韩晓平称,通过对比进而核算出来的石油公司利润水平及成品油炼化成本可能不尽准确,期待官方或石油公司人员站出来挑刺,“唯有那样,才可能迫使官方拿出来足以让民众信服的成本账。”

  韩晓平此番作为在高世宪看来,只能算是民间的一种谏言方式。“这样的举动虽然是善意的,却可能激发更多民众对高油价的不满。”不过,高世宪称发改委已经在着手解决油价成本明晰化等问题,“这也是不满情绪最多的地方,发改委作为油价改革主导者,有必要深入推进油价再改革。”

  前述发改委能源局人士赞同油价继续深入改革,毕竟中国油改的终极目标是彻底与国际油价接轨。但眼下特殊国情决定5月8日启动的《石油价格管理办法(试行)》只能是应景之作,预期金融危机过后,国内成品油价格深化改革的步伐还将加速。不过他认为,两大石油巨头现阶段是否一定攫取了巨额暴利,还需核算2008年国际油价高企时的亏损数目。“而这一笔烂账,一般人根本算不清楚”。

news_keyword_pub,stock,sh601857&sh600028

(责任编辑:卫斯理)
文章人气:215